离病人更近一点——山东首批援助湖北医疗队队长的战疫“时光”

新华社武汉2月21日电题:离病人更近一点——山东首批援助湖北医疗队队长的战疫“时光”

图为尖木措为受伤的普氏原羚包扎。文思睿 摄

刚到院区的患者多少都有点焦虑,有着强烈的恐惧感,这会直接影响患者的治疗。在贾新华看来,离病人更近一点,与他们倾心沟通,才能让他们保持积极乐观的态度接受治疗。

在这23年间,尖木措清理草场垃圾、自费租赁草场、凿冰取水、阻止猎杀.。。他的行为逐渐改变了周围人对普氏原羚的态度。

12月17日青海湖湖滨地区,最低气温已降至零下15摄氏度左右,一场大雪刚刚过去,寒风凛冽。

达玉村位于青海湖北岸的青海省海北藏族自治州海晏县甘孜河乡,这是一个有着300户牧民、13万亩草场的牧业村,受气候地理等条件的影响,这里有适合普氏原羚生存的芨芨草滩以及半沙化地区。

接诊、病情评估、安排病房……来到大别山区域医疗中心的第一个24小时,贾新华过得忙碌而充实,每个患者都得到了个性化、精细化治疗。1月30日凌晨,贾新华写下了第一篇“前线手记”:今天下夜班,值班26个小时,真的有些疲惫了,在这场无声的战役中,我们不会错过胜利。

从前尖木措和苏科只能徒步去巡护,生活条件好转后,尖木措便自费购买了汽车,但日常工作量极大,到目前为止,尖木措已经有三辆车报废了。

尖木措说,他文化程度不高,但会尽最大的努力,为家乡的生态保护以及普氏原羚的救助出一份力。他希望能成为孩子们的榜样,后辈子孙能肩负起救助普氏原羚、保护生态环境的职责。

20多天里,贾新华和队友们帮助100多名患者治愈出院。

2016年,尖木措在沙丘里发现一只刚出生的普氏原羚,虚弱无力,便将其抱回家喂养,他的儿子朋毛仁青为其取名“小沙漠”,尖木措应接不暇时,其岳母便帮着照顾“小沙漠”。一年之后,尖木措的岳母去世,“小沙漠”连续几日都在尖木措岳母经常晒太阳的地方等待,一看见有老人经过,便追上去,闻了闻,察觉不是尖木措的岳母,便又回到原处等待,这一等就是七天。

据此前报道,英国于2020年1月31日正式脱欧,随后进入为期11个月的过渡期。若过渡期内英欧未达成贸易协议,双方贸易自2021年起将回到世界贸易组织框架下,重新实施边检和关税等安排。

1996年,20岁的尖木措在报纸上偶然看见普氏原羚的相关报道后,他逐渐意识到普氏原羚的重要性。从那时起,尖木措与同村好友苏科开启了救助普氏原羚的行动,到目前为止他们总共救助了四十余只普氏原羚。

新华社记者王欢、徐海波

目前距离英国正式退出欧盟只剩五周时间,但双方关于贸易协议的谈判仍停滞不前。目前,谈判仍在三个主要问题上受阻——渔业、国家援助和争端解决。迄今为止,双方都没有表现出在这三个问题上做出足够的转变的意愿。

苏科说:“有一次尖木措急着去救助被围栏挂住的普氏原羚,骑车的途中肩膀的骨头被摔断,断了的骨头刺穿皮肤,他当场昏迷。”

普氏原羚的心脏较小且脆弱,许多受伤的普氏原羚在去青海湖管理局救助站的路上便死了,经救助站与尖木措等多方协商后,尖木措可将受轻伤或者刚出生就因失去母亲而暂时无法独立存活的普氏原羚带回家,精心照料,直至它们伤好,便将其放回它们的族群。

英国首相约翰逊表示:“显然,仍有实质性和重要的分歧有待弥合,但我们正在着手解决。”“达成协议的可能性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我们在欧盟的朋友和伙伴——如果他们想达成协议,协议就会达成。”

疫情就是命令,贾新华的申请很快得到了批准。大年初一晚上,当万家灯火亮起时,山东首批138名医护人员开启“逆行”之旅,驰援湖北。这一次,贾新华多了一个身份——山东省首批援助湖北医疗队队长。

巴尼耶则称,“如果伦敦方面不迅速做出必要的决定,达成协议几乎是不可能的。时间过得很快。只有几天的时间可以进行进一步的谈判。”

尖木措说,由于高原高寒等因素,每年11月到来年的4月是普氏原羚生存最为困难的时期,草木枯萎、水源冻结,普氏原羚无法自主获取足够的水和食物,这时最需要人类的帮助。

1月27日,他和队友们入驻大别山区域医疗中心。这是一所被临时征用、改建的医院,也是黄冈市最大的新冠肺炎确诊患者收治点。

据青海湖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南岸保护站检测员王兴军介绍,上世纪六十年代普氏原羚种群数量在150只左右,在尖木措等人自发的保护和官方救助中心的救助下,普氏原羚数量增至上千只。(完)

贾新华是山东省中医院肺病科的一名医生。春节前夕,他得知新冠肺炎疫情正在蔓延,第一时间向医院请战。他在“请愿书”中写道:作为一名党员、一名医生,我应该也有能力参与到这场战争中,我愿意第一个冲上前线,支援武汉、支援湖北。

“越是在危险和困难的地方,越要冲在第一线,这样才能凝聚整个医疗队的精神和力量,打赢这场阻击战。”贾新华说。

1月28日22时,山东医疗队开始接诊患者。“大部分患者住院后都非常焦虑,情绪不稳定,这也让我们很着急。”谈起当时的情形,医疗队员张家栋印象深刻。

贾新华清楚,这位病人患有严重的低氧血症,伴有高热胸闷乏力,如果不及时治疗,病情将迅速恶化。他又赶回病房,像家人一样守护老人,陪她聊天,直到老人心情逐渐平复,愿意配合治疗。几天下来,经过诊治,老人的病情也慢慢好转。

“他们是当时病情最重、最复杂的一批患者。”信心与救治同样重要,贾新华走进病房,为每个患者把脉、看舌苔、制定治疗方案。后来他回忆说,这是自己距离患者最近的时候。

这几天,位于湖北省黄冈市的大别山区域医疗中心时常有患者治愈出院,如果其中有山东医疗队负责的病人,贾新华都会陪着他们走出病人通道,临别前还不忘叮嘱几句。

一天一夜连轴转后,贾新华刚要躺下休息,病房又打来了紧急电话:一名老年患者全家感染新冠肺炎,因为老伴刚刚去世,她情绪抑郁,拒绝任何治疗。

尖木措今年43岁,是个普通的牧民,但这已经是他自发救助普氏原羚的第23年。普氏原羚曾广泛分布于内蒙古、宁夏、青海和甘肃等地,但由于人类生产活动的影响已濒临灭绝,目前仅存于中国青海省青海湖湖滨地区,全世界仅有2793只,是国家一级重点保护野生动物。

据悉,1958年以前达玉草原有上千只普氏原羚,但随着草场严重退化、沙化面积逐步扩大、偷猎者横行、狼群捕食等问题日益严重,几十年内普氏原羚的数量骤减至几十只。

天刚蒙蒙亮,尖木措等人开车走了20多分钟,将草料运送到普氏原羚的活动区域铺散开,顺便清理垃圾,并在冰面上凿泉眼、挖沟渠。尖木措的鼻尖被冻得通红,嘴里呼着白烟,裸露在外的手也已僵硬红紫。

据报道,巴尼耶27日表示,由于他的团队此前有一人确诊感染新冠肺炎,他不得不进行自我隔离。如今隔离期满,他将返回伦敦和英国谈判代表佛罗斯特(David Frost)会面。

另一位欧盟外交官告诉路透社,英欧达成贸易协议的前景“不是特别光明”。